胜博发

  • <tr id='Xd0wV9'><strong id='Xd0wV9'></strong><small id='Xd0wV9'></small><button id='Xd0wV9'></button><li id='Xd0wV9'><noscript id='Xd0wV9'><big id='Xd0wV9'></big><dt id='Xd0wV9'></dt></noscript></li></tr><ol id='Xd0wV9'><option id='Xd0wV9'><table id='Xd0wV9'><blockquote id='Xd0wV9'><tbody id='Xd0wV9'></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Xd0wV9'></u><kbd id='Xd0wV9'><kbd id='Xd0wV9'></kbd></kbd>

    <code id='Xd0wV9'><strong id='Xd0wV9'></strong></code>

    <fieldset id='Xd0wV9'></fieldset>
          <span id='Xd0wV9'></span>

              <ins id='Xd0wV9'></ins>
              <acronym id='Xd0wV9'><em id='Xd0wV9'></em><td id='Xd0wV9'><div id='Xd0wV9'></div></td></acronym><address id='Xd0wV9'><big id='Xd0wV9'><big id='Xd0wV9'></big><legend id='Xd0wV9'></legend></big></address>

              <i id='Xd0wV9'><div id='Xd0wV9'><ins id='Xd0wV9'></ins></div></i>
              <i id='Xd0wV9'></i>
            1. <dl id='Xd0wV9'></dl>
              1. <blockquote id='Xd0wV9'><q id='Xd0wV9'><noscript id='Xd0wV9'></noscript><dt id='Xd0wV9'></dt></q></blockquote><noframes id='Xd0wV9'><i id='Xd0wV9'></i>
                勞模風采
                養鶴 愛鶴 做新時代的護鶴人
                發布時間:2012/12/18 16:07:29       訪問次數:2268

                人物簡介:

                     趙錫森,男,1954年出生,初中學歷,1971年參加工作,現任北京市動物園飼養隊鶴島班班長,北京動物園觀賞動物飼養工高級工,先後獲得過局級先進工作者、建設部全國技術能手、勞動部全國技術能手、北京市五一勞動獎章等獎項,2005年被北京市委市政府授予北京市先進工作者榮譽稱號。

                ----記北京動物園飼養隊鶴島班班長趙錫森同誌先進事跡

                     從一名普通飼養員成長為鶴類飼養專家,趙錫森在動物園飼養隊鶴島班一幹就是二十余年。二十多年間,他與鶴形影不離,朝夕相伴,通過勤奮學習、刻苦鉆研了解鶴類的原生態環境、習性和食▓性,熟練掌握了鶴類的孵化、人工授精和育雛技術,並在實踐中不斷改進飼養方法;二十多年間,經他培育的各種鶴類累計達到500余只,在豐富我國特有珍稀鶴類種群的同時,為動物園事業發展創造出可觀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

                養鶴  養出人鶴感情

                     1984年,30歲的趙錫森來到動物園飼養隊鶴島班,負責島內鶴類飼養工作。提起鶴,人們很容易想到仙鶴,就是我們常說的丹頂鶴,卻很少有人知道,在我國被列為國家一級珍稀鶴種的還有黑頸鶴、白鶴、白頭鶴等鶴種。特別是黑頸鶴,它是唯一產於我國青藏高原海拔4000米以上的鶴類,狹小的生活區域和惡劣的自然環境使野生黑頸鶴的數量極為稀少,其在人工圈養下飼養、繁殖、育幼更是史無前例,國際█上把它列為急需挽救的瀕危物種。1986年,動物園黑頸鶴人工育雛研究工作正式立項,面對飼養繁育黑頸鶴這項前景黯淡的工作,很多人怯步了,而趙錫森卻主動請纓,勇敢地將繁育黑頸鶴的擔子挑了起來。回憶當時的情景,他感慨萬分:“當時的動物園飼養著22只黑頸鶴,一部分是從野外直接捕捉到的,人工圈養很不適應,一見到人就會非常驚恐。有時會在‘領地’內亂飛亂撞,翅膀、肩和嘴經常出血造成外傷,這給飼養工作帶來了很大的麻煩。所以要養好鶴,首先必須要愛鶴,把鶴當成自己生活的一個部分,詳細了解它們的生活習性和性格特點,只有這樣才能養活鶴、才能養好鶴。”

                     為使野生黑頸鶴在人工飼養條件下生存繁衍,趙錫森可謂費盡了心思。對黑頸鶴了解不多,他就虛心向專家同行求教,把每一個可以利用的時間都放到專業知識的儲備上,從黑頸鶴的生活習性、分布範圍到生長繁殖、瀕危因素進行全面系統的學習,從理性上建立起對黑頸鶴的初步印象。在飼養過程中,他通過細致入微的觀察,不斷的摸索,逐漸積累起豐富的感性認識。有時鶴的食欲不好,是因為什麽?有時鶴的姿態異常,又是因為▓什麽?這些問題都能在日常觀察中找出答案。漸漸地,他從被多數人認為最為枯燥的動物觀察中品出了快樂,也越來越深刻地體味到養鶴所獨有的樂趣,用他的話說:“動物飼養工作是一項平凡的工作,但在這一領域裏卻蘊涵著極大的挑戰。作為一名飼養員,需要在飼養過程中▓加深對動物的感情,要認識到我們飼養的每一只動物,都是極其寶貴的自然資源,它們生活在地球上,與人類享有平等的生存權力。”

                     每次清掃完鶴舍,趙錫森都會隱藏在不易被鶴發現的角落,透過小孔仔細觀察鶴的行為動作,有時一看就是一、兩個小時。通過仔細觀察,他發現黑頸鶴有較強的擇偶性,一對鶴在一起有的親昵、有的打鬥,要讓鶴“生兒育女”,絕不能“亂點鴛鴦”,這一發現為黑頸鶴繁育工程提供了科學的依據。

                育鶴  培育鶴之珍品

                     由於動物園引進的黑頸鶴有一部分是野生的,給這些鶴人工授精就十分困難。采精時雄鶴並不順從,飼養員只要一進入鶴的“領地”它就會亂飛亂撞;抓住它時,它又會用嘴和爪向飼養員發起攻擊,飼養員被鶴抓破啄傷成了家常便飯;有時既使捕捉到雄鶴,也會因雄鶴過度緊張而采不到精液。由此可見,馴化雄鶴就成為黑頸鶴繁育工作的重要一環。每天,趙錫森都會近距離接近這些鶴,餵它們愛吃的小魚和肉末,消除野生黑頸鶴對人的戒心,在此基礎上逐步馴化它們,終於為成功采到雄鶴精液掃清了障礙,確保了黑頸鶴的人工授精繁殖工作順利展開。

                     1987年6月的一天,趙錫森和他的同事們圍在一臺小孵化箱邊,箱內平放著一張淡綠色的毯子,上面放有一枚一頭開口約3公分黑頸鶴卵,透過破裂的縫隙,可以看見裏面蠕動著一個濕漉漉地暗紅色幼體。當蜷縮的幼體從卵殼中奮力一掙,努力地把頭上揚,發出輕柔的“吱”、“吱”叫聲,在場的每一個人相對凝視,一時間無言以對。成功了!在這一時刻,誕生了世界上第一只由人工授精繁殖出生的黑頸鶴。它的叫聲如同初生嬰兒發出的第一聲啼哭,給予在場每一個人無限的寬慰。多少個堅守在孵化箱旁的不眠夜晚,黑頸鶴繁育工作過程中遇到的多少困難,都隨著這清脆的叫聲一掃而光,定格在趙錫森和他同事們臉上的是成功後█的喜悅,奉獻出的汗水和悄然湧出的淚花。

                     面對誕生的小生命,趙錫森沒有一味沈浸在喜悅之中,他清醒地知道,如何飼養人工繁育的黑頸鶴,如何讓幼鶴在人工環境下健康成長,這些將是飼養員面臨的更為艱巨地難題。先前沒有人工繁育黑頸鶴的經驗,更無從談及飼養黑頸鶴幼體,趙錫森就一邊學習,一邊結合動物習性特點逐步摸索嘗試。慢慢地他總結出溫度、食量、適當運動三個培育幼鶴的主要環節。首先是溫度,破殼而出的幼鶴如同新生的嬰兒,冷了、熱了都會得病,不同日齡的幼鶴,對溫度的敏感性也不同。所以,飼養員要依靠豐富的經驗掌握幼鶴所需溫度。其次是控制進食量,重點掌控不同幼鶴個體的生長階段,這個時期的幼█鶴每天攝取食物多,生長速度和體重增速快,同時也是病變的高發期,因此,尋找營養成分與生長需求最佳結合點,采取合理飼養管理是幼鶴健康成長的重要保障。第三是適當的運動,在光照、溫度適宜的情況下,幼鶴需按日齡大小進行活動,通過科學的飼餵、細心的管理以及每日嚴格的消毒程序,動物園人工繁育的第一批黑頸鶴幼鶴均順利存活並健康生長。

                     如今的動物園已經繁育成活黑頸鶴近二百只,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籠養黑頸鶴繁殖種群。然而每當回憶起首次人工繁育黑頸鶴的成功經歷,趙錫森總是激動不已,用他的話說:“飼養員的工作很平凡,要做成一、兩件值得回憶的事的確不容易。但只要熱愛自己的本職工作,努力鉆研那些你不懂的知識,肯於努力學習,堅持不懈地去爭取、去奮鬥,付出了就一定會有收獲。”

                愛鶴  投入無限深情

                     在趙錫森眼裏,鶴島的每一只鶴都像自己的孩子一樣,為了鶴,他犧牲了很多,也付出了很多。那是一個雷鳴電閃的雨夜,他從夢裏驚醒,猛然想到鶴島上幾只剛出生不久的幼鶴。小鶴一旦淋了雨就會得病,甚至危及生命。想到這些,他顧不上和從熟睡中被他吵醒的家人講明原因,一個人披上雨披,拿起手電,從家冒雨趕到了鶴島。在手電光的照射下,一個感人的畫面赫然在目:一只大鶴在瓢潑大雨下,一動不動地站著,微微張開的翅膀如同一把張開的雨傘,小鶴依偎在母親腳下,身上一滴雨水也沒有淋上。看著大鶴的舐犢深情,他這才放心的回了家,鞋子和褲腿早已被雨水浸濕。1998年的夏天,北京遭遇了百年不遇的厄爾尼諾天氣,高溫、高濕、悶熱直接威脅著鶴島內的40余只幼鶴。身為班長的趙錫森除了每天定時給鶴餵食外,還要為幼鶴如何降溫而忙碌。他帶領全班職工采取了噴灑水霧、隨時更換幼鶴洗澡用水等方法為幼鶴降溫。幼鶴怕熱不愛活動,多數時間都躲在陰涼處,運動量小了,吃的也少了,平時見到飼養員時的親昵勁兒也不見了。細心的趙錫森檢查發現,幼鶴跗踱骨、腳趾與肘關節之間產生了嚴重的彎曲,他知道這種病是幼鶴生長時期的常見病,相當於人類的小兒麻痹癥,會造成殘疾使鶴終身不能站立。對於鶴來說,雙腿是生存的根本,站不起來就如同人癱在床上。看著幼鶴彎曲的雙腿和衰弱、無奈的期盼神情,他仿佛聽到了小鶴用微弱聲音發出低低地哀求“幫幫我,治好我的腿吧”。幼鶴痛苦的呻吟深深刺痛了趙錫森的心,他采用了打針、餵藥等治療方法,效果均不明顯,看著病情日益嚴重的小鶴,心急如焚的他如同自己孩子病了一樣的焦急。一個偶然的機會,他了解到中醫骨科用夾板治療疾病的方法,心想既然能給人治病,何不拿來試一下呢?嘗試用夾板的方法給小鶴治療腿病還是頭一次,效果如何趙錫森自己心裏也沒底,可只要能給小鶴康復帶來一線希望,無論如何也要試一試。於是,他找來4厘米長,1厘米寬的竹板,精心打磨成一付夾板,夾在小鶴彎曲腿的外側,然後用膠帶綁緊。在捆綁過程中,小鶴仿佛知道了他的用意,不亂掙紮,只是不時發出“唧唧”叫聲,這叫聲如同對他的感謝,又像一種自我的鼓勵。隨後的日子裏,趙錫森每天留心觀察,早晚各松一次夾板以疏通小鶴腿部的血脈。僅僅過了三天,他就驚喜地發現小鶴彎曲的腿逐漸變直了,到了第七天,小鶴能夠自己站起來走路了。看█見主人來了,它高興地展開了羽翼未豐的翅膀跑來跑去,嘴裏“唧唧”地叫個不停。這時趙錫森就像父親為孩子治好了病一樣,笑得合不攏█嘴。

                     “老趙對鶴的愛,簡直沒法用語言形容了,作為一名飼養員,他不但責任心強,而且勤於鉆研、技術過硬。”愛學習、業務精是身邊同事對趙錫森的一致評價。以往動物園在常規條件下繁育鶴通常采取自然繁殖的方法,然而鶴的擇偶性很強,在雌鶴多雄鶴少的情況下,繁殖率就會很低,如何讓具備繁育能力的雌鶴都能實現繁殖就成了趙錫森和同事們共同面對的課題。2001年,他主持開展的《白鶴的保護與增殖的研究》立項,作為經濟技術創新工程的內容之一,他把自己全部的時間和精力都投入到了白鶴冷凍精液人工授精試驗之中。試驗過程中,他查閱了大量資料,對稀釋液配方中的各種成份反復對比,將精子成活率從10%左右提高到60%,得到了能夠達到繁育要求的冷凍精液;同時,根據自己多年的▓養鶴經驗,逐步摸索出了精液質量與輸精時間和受精率的關系,使雌鶴受精率達到75%。在孵化過程中,他註意溫、濕度調節,提高了幼雛的出殼率和成活率,打破了人工條件下白鶴幼鶴每年只能成活一至兩只的定式,創造出一年出殼十只幼鶴且全部成活的全國最高記錄。次年又成功繁育成活八只幼鶴,人工育雛成活率達到了100%。白鶴增殖研究取得的重要成果,不僅開創了鶴類繁殖領域的新途經,而且對人工飼養條件下珍稀瀕危禽類的繁育工作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二十多年的養鶴經歷讓趙錫森深刻體會到:“只有愛動物,才能養好動物;只有愛崗才能敬業。”憑著這份執著與熱愛,他先後完成了《黑頸鶴人工育雛的研究》、《黑頸鶴人工授精》、《繁殖種鶴的飼養管理》、《人工繁殖二代黑頸鶴婚配研究》等學術論文,其研究成果被國內專家評價為“國際領先、國內一流”。2000年,他的《珍稀鶴類保護與增殖的研究》獲得北京市科學進步三等獎,次年又被評為北京市園林局經濟技術創新精品工程優秀成果。

                     提起這些往事,趙錫森總是一笑而過,用他自己的話說:“榮譽不單單屬於我個人,也是對動物園全體飼█養職工的肯定和鼓勵。它激勵我們更加用心地去飼養這些野生動物,讓瀕危物種生存繁衍,為子孫後代留下一份寶貴的財產。”是的,趙錫森就是這樣的人,在他的眼中成績永遠都是新的起點,養鶴、愛鶴沒有終點。